从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来说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2019-10-07 19:19栏目:文化
TAG:

      这两天见到来深圳找工作的堂妹,闲时有教她下国际象棋(其实也就教了一些基本的棋子走法)。对照着中国象棋,我想来说说这两种象棋。两种象棋都起源于印度,棋子的名称、规则以及很多术语都相同,却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这些不同的地方则是处处彰显着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中国象棋、国际象棋和日本将棋都起源于印度的象棋,因为我不了解日本将棋,所以就撇开它不谈。

      了解中国象棋的朋友都知道,象棋里有一个棋子叫“象”,这也是中国象棋起源于印度的一个佐证(中国象棋的起源有多种说法,目前比较认可的是认为起源于印度)。中国从古以来就不是产象国(在文明史之前的250万前,人类的祖先才刚刚出现,那时的黄河流域生活过黄河象),而印度却是赫赫有名的产象国,在印度的历史上,大象一直是军队里很重要的运输和战斗工具,这和中国古代军队中的马一样重要,比如中国的名马——伊犁马,从古至今就一直是作为战马使用。

      象棋相传战国之时就已传入中国,唐代有了现代象棋的稚形,宋代正式成形,也就是目前我们所用的中国象棋。中国象棋棋盘中间的“楚河 汉界”便是中国化的例子之一,来源于楚汉相争的历史故事。当时项羽、刘邦曾以鸿沟为界而“中分天下”,西为汉,东为楚,此界便是“楚河 汉界”的来历。因为楚汉相争,刘邦臣服于项羽,后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反出。中国象棋里有一个规则便是“执红先行”,西楚霸项羽尚黑,在象棋中以黑色的一方来代表,刘邦则是以红色为代表,刘邦先行反出,这就是“执红先行”的原因。

      再说到国际象棋。国际象棋的发明,有这么一个传说故事。说的是印度一个国王,富甲天下,任何他需要的东西都应有尽有,作为一个国王拥有无限的权力和财富,便感觉生活百无聊赖,没有新鲜和刺激。国王于是向民众下旨,希望征求一些好玩的东西以供他享用,被选用的进贡者将重重有赏。有一位老者,带着国际象棋进宫面见国王,教会了国王这个新鲜刺激的游戏。国王对这个游戏爱不释手,非常高兴,准备赏赐这位老者,就问老者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奖励,要什么就给什么。老者见国王如此夸言,便说“我要的奖励,陛下您恐怕给不了。”国王说你尽管开口便是。老者说那我需要一些粮食,这些麦子是这样子来计量的。在这个国际象棋的棋盘上,第一格放1粒麦子,第二格放2粒麦子,第三格放4粒麦子,后面一格所放的麦子都是前面一格的两倍,把麦子放满整整64个棋格,就是我想要的粮食。国王一听,就这么点粮食,这不太简单了吗?就派人从仓库拖出麦子,按照老者的意思一格一格地计量,刚开始的时候,一袋麦子就放了很多个格子,渐渐地却发现,一袋一袋从仓库拖出麦子也不够放一个格子。最后是很震惊,就算把全世界的粮食全部拿来,也不够放满整个棋盘的……

       以上便是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一个基本的起源。

       实际上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的棋子都差不多,都有车、马、象、将、兵,而且走法都大同小异,不同的是中国象棋里有士和炮,而国际象棋没有,但是有皇后(大致于中国象棋里的士)。都是以将死对方的王为胜负的判断标准,都是总共32个棋子。国际象棋共有总共64个格子,中国象棋拿掉中间的楚河汉界也是64个格子。

      那我们就来说说这两种象棋到底有哪些的不同,为什么说这些不同的地方彰显着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一、特殊和强大的棋子:王后

      首先,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的一个最明显不同就是国际象棋里有一个棋子——“王后”。这是每一个了解中国象棋的人,第一次使用国际象棋的时候发现的不同。这是为什么呢?

      国际象棋虽然从印度起源,但得到广泛传播和使用却是在欧洲。有没有王后这个角色,是与欧洲和中国历史上的政治格局不一样的一个体现。在欧洲,很多的民族虽然是同一起源,但由于文字和语言不一,在历史上就并没有存在过一个疆域很大、实力很强、同时又长期存在的国家。欧洲历史上存在的大帝国都是基本上军事帝国,没有一个统一同时又强大的文化,这样的大帝国是不可能长存的。所以欧洲大多数时候,都是很多实力差不多的国家组成,这些国家里面并没有一个实力超强的,可以以压倒性的优势震慑周边国家,基本上都是一些实力差不多的几个较强的国家和一大帮实力较弱的国家组成。基于这个原因,两国之间的战争不但取决于本国的实力,同时也取决于自己这个国家有多少盟国以及盟国的实力。于是国家与国家之间就经常会联姻和结盟,以增强自己在战争时的胜数。这样的话,国王很多时候都是迎娶的都是自己同盟国王室的女儿,也就是王后。在战争的时候,国王自己仅能代表自己国家的实力,王后就不一样了,她不仅可能代表本国的实力,而可以取得自己娘家也就是同盟国的支持。体现在国际象棋里的就是,王后比国王的威力更大,而且它也是所有棋子中威力最强的。

      和国际象棋一样,中国象棋也是在从在象棋从印度传入中国后得到改良的。

      在中国,汉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东亚地区最强盛的民族,在某些朝代汉民族建立的国家可能并不是最强大的,但汉民族的文化却一直是最强的。这是由于整个汉民族使用的文字和语言是一样的(这要非常感谢秦始皇统一文字),就算短时期内四分五裂,但最终因为文化的凝聚力,天下总归一统。基于汉民族文化的统一和强盛,中国一直就是东亚地区最强盛的国家,总实力都要甩掉周边国家好几条街了。这样的国家,联姻和同盟基本上都不是为了取得盟友,而是安定边境(中国是农业立国的国家,战争对农业的生产影响极大,所以非常不愿意卷入与少数民族的战争当中。比如昭君出塞就是为了安定边境、维护和平而形成的联姻)或者安抚潘属国(比如把公主嫁到朝鲜)。这样的国家,少了与外国政治联姻的需要,王后就基本上从本国贵族中去选取了,王后在战争中所能代表的实力自然就小很多了,所以中国象棋当中没有王后这个棋子。中国象棋中“士”所在的位置和走法相似,但与国际象棋中的“王后”不可同日而语。

       二、强势的王与弱势的王

       其次,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的另一个不同是——强势的王与弱势的王。

       国际象棋中除了有一个比王威力更强的王后之外,王本身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觑的,很多时候它也需要身先士卒,上阵杀敌。而中国象棋中,王几乎是整个棋子中最弱的一个,也是最需要保护的一个,而且活动范围非常有限,仅能在“皇宫”里行走。这里的不同就是东西方封建社会下封建制度的不同了。

       首先要说明一下,我们现在所说的中国历史上的封建社会(从秦到清)其实并不是封建社会,中国的封建社会自秦统一中国之后就不复存在了。清末思想家严复在翻译西方文化的时候,给翻译错了。所谓“封建”,就是“分邦建国”意思,这就相当于中国商周时期的“井田制”、古代西方的“城邦制”和“领主制”,意思时将土地按皇室血缘、战功等等标准层层分封给不同爵位(如公侯伯子男)的人,每块封地叫“国”或者“家”,封地的领主都有自己的独立的行政、征税、立法、军事权力,而且可以世袭,只是要按约定必须保卫宗主国、缴纳税收等等,比如战国七雄就是当时周天子下面的诸侯国,春秋初期全中国共有五千多个大大小小的“国”和“家”。自秦统一之后,就在秦相李斯的设计之下废除了封建制,不再对皇族和臣子分封,而改为郡县制,实行中央集权。中国封建社会中,除了少除时候会分封给王室子孙和功劳极大的大臣之外——比如刘邦封韩信领齐地为齐王、清朝封吴三桂为平西王——大多数时候都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欧洲封建社会却是真正的封建社会,实行的是“城邦制”和“领主制”等等这样的制度,每一个城邦或者封地都由一个领主来独立经营。这样的话,领主不但要对自己的人民负责,也要对宗主国负责,而且这也是自己自给自足可以世袭的家当,所以必须要用心经营。而中国的封建社会因为实行的是郡县制,皇帝只要管理好自己的臣子就好,并不去插手具体的地方治理,所以才可以久居深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活生生地跟个没出嫁的闺女一样。——在秦以前,比如战国,那时候当王子可是一个苦差事,不是给别的国家当人质,就是遍访村野、上山下乡、了解民情,或者在基层当个官职,先学学管理。

       秦以法家治国,后统一天下。秦灭汉兴,“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的封建王朝,名义是以儒治国,实际上行的还是法家的那一套,而且把法家学说用得更是活灵活现。儒家是讲以德治国、与民同乐。法家是讲以法治国、上不可知。“上不可知”,意思就是说做皇帝的要搞搞神秘主义,跟臣民不要过多地接触,以保持自己的威严;喜怒不能太规律,以免臣民投其所好,国之重器,为人所用。行军打仗,自有臣子去处理,根本用不着自己上前线。偶尔搞搞的“御驾亲征”,基本上都是开国皇帝看情况了不得已才这么做,就算不是开国皇帝不到万不得已也来这个险招的。皇帝基本上都不会这么傻,真搞“御驾亲征”,赢了是天命所归的当然,输了面子上挂不住,而且因为有皇帝在,将领们领兵带将就会畏首畏尾,反而不利于打仗——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而现在皇帝就在眼前,那你受还是不受呢?实际上真正的“御驾亲征”都是“太子亲征”——因为现在做皇帝的老子要扶一下未来的皇帝的儿子,让他建功立业,受些历练,以后才能hold得住朝上文武百官!而且太子尊亲征,将军们就都会卖力地干活,在未来上位的领导面前好好表现!

       所以,国际象棋里的王行动自由,没有皇宫的地域限制,行动自由,自己带刀,上阵杀敌。中国象棋里的王深居皇宫,弱小无力,受人保护。

       三、特殊的和棋:逼和

       再次,特殊的和棋——逼和。

      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都有胜、负、和三种对弈结局。其中胜、负之局自不用说,将死对方的王就胜,被将死就负。而和棋中,事实上的和棋也自不用说——理论都无法赢对方,这时候就判和,或者五十着内未分胜负即判和。但国际象棋中有一个特殊的和棋,即“逼和”。

      逼和的意思就是说,对方的所有棋子都陷入困境、无子可走,如果走王,王就会被吃。这个时候,就是和棋,所以国际象棋中将军的那一方一定要注意不要走入逼和。这和中国象棋不一样,这种情形在中国象棋中,逼的那一方是判胜的。

       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源于欧洲的“骑士精神”,两位骑士对决的时候,对方手上若已经没有了剑,是不能杀他的——因为这赢得不光彩!而这个骑士精神必然只能诞生并发扬于封建社会,西方的骑士就当于中国春秋战国的“士”,士是当是社会的精英一族,是非常有文化有能力的自由平民,这个时候的士是中国历史上自古至今读书人最受尊重的时代,没有之一。讲的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大家虽然各为其主,但共为天下谋,甚至还可能是老乡和同学,双方都生生相惜,对对方都极为尊重——士可杀,不可辱。因为大家都是地位极不稳定的,因为不是贵族,没有恒产,也不甘心做平民,大家都是出来用自己一身才华、满腔热血,建功立业。一朝富贵,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身处绝境了。大家都是讨口饭吃,其中苦楚,都能理解。如果同一阶层的人都相互不尊重,又怎能赢得自己的老板——贵族和国王们的尊重呢?而同朝为臣的臣子,都不会是这样子了,为了利益争斗得你死我活。中央集权之后,天下共主,士已经没有生存的土壤了,也就没有了士文化和骑士精神了,这个时候天下只有一个老板——就是皇帝,你只能巴结它,排挤同僚。所以其实很多时候,敌人比朋友更尊重和善待你。

       另外,中国的文化是弱者的文化——道家学说。弱者还是弱者的时候,为了在强者的阴影下生存和壮大,一定会韬光养晦,善于示弱,让对方卸下防备。曹操与刘备煮酒论英雄,说“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尔”的时候,刘备故意在打雷的掩饰下故意摔掉了匙箸,表现自己是个不成大器的人,根本不不是什么英雄,最终躲过了曹操的加害。越王勾践也是在吴王夫差的眼皮底下,“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一举灭了吴国。因为这种学说被统治阶段的利用,对于强者来说,把一切可疑的不利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是非常必要的。弱者懂韬光养晦、懂弱者的艺术,强者更懂,逼和是不会存在的。

       四、兵法相异——全盘皆兵和据险而守

       最后,兵法相异——全盘皆兵和据险而守

       再看看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的棋盘,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重要的不同。这就是国际象棋棋盘没有明显的险要和关隘,而且双方都是密集地陈兵于一地——双方16个棋子都是密密地摆在一起。而中国象棋的棋盘是有多处险要的,比如中有河界、炮有“当头”、象有“田心”、马有“饿槽”、士有“士角”,等等。这又是为何呢?

       这是因为中国的国土疆域非常的大,双方交战的时候,不可能在整个作战区去阵兵。只可能是守其险要之处,各种“兵家必争之地”,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阵势来“以逸待劳”。孙子兵法《地形篇》也有说“夫地形者,兵之助也……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中国在兵法上有这样的认识,可是比西方要早了很多年了。中国文化讲“天时、地利、人和”,地利是排第二的,可见它的重要性。

      而整个欧洲大陆,都是一些疆域不大的国家,战略纵深跟中国没法比,作战区内并没有太多的险要和关隘,直接消灭对方战斗的有生力量,直接求战更有利于赢得战争。另外整个欧洲大陆,有一块非常大的平原即欧洲平原,西起法国和西班牙,东至俄罗斯,仅在西边较为狭窄,越往东越宽,整个欧洲几乎全被平原被覆盖,这块平原已经覆盖了欧洲最主要的国家了,有限的山脉如阿尔卑斯山脉处在欧洲南部和西南部。对于平原来说,几乎是无险可守的。而中国,为抵御北方少数民族入侵,北边有长城,沿线均是关隘,西南有青藏高原,西北黄沙漫漫。长城沿线都是重要关口,而一旦外族进入长城,便可长驱直入了,一直到黄河都几乎无险可守,有时候我们不得不退守到某一关口阻击对方。长江以南倒是山水星罗密布,所以中国的统一战争从来就是从北方打败南方的,先统一北方再统一南方。

      吴三桂引清兵从山海关入关,中国再次亡国。五代十国的后晋皇帝石敬塘,向契丹割让幽云十六州,使得当时中国整个华北门户洞开,宋朝统一之后也没能拿回这个地方的控制权,也是宋朝被外族所灭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这些都说明,中国的地理现实和战争理念共同决定要非常重视据险而守。

      说到这里,要落笔了。总之,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都是非常有意思的游戏,都是各民族智慧的结晶。而其中闪耀着的智慧和文化的光辉,也一定会为喜欢象棋的你我在切磋棋艺的同时所津津乐道。

版权声明:本文由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发布于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从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来说东西方文化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