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英雄的胜负魔力棒球 魔力棒球 九把刀

2019-10-12 06:14栏目:体育
TAG:

原本喧闹不已的磁浮球场突然陷入紧张的静默。打击区冒出隆隆黑烟与烈焰,捕手与裁判被巨大的爆炸弹到十几公尺远,但打击者海门就没这么幸运了,茫茫黑烟将他笼罩住,生死未卜。炸裂冲锋蛋的威力果非同小可,卑鄙到光明正大的程度。「混蛋!哪有人用炸弹当球的!」勃起义愤填膺,第一个冲出球员休息室抗议,而上官等人也跟着出来,想察看海门的伤势。观众席上,一个少妇双掌合十,激动地祈祷:「山王!你一定能够将海门平安带回来的!你一定能的!」身边的两个小鬼则哭个不停。「赤川,看来战争要提前了。」金田一镇定地说:「我们一人两把枪,等一下冲进棒球星人的球员休息室,挂了对方的总统如何?」「再好不过。」赤川眯着眼睛,破旧的大衣扬起,腰际果然藏着两柄西格尔手枪。然而,打击区的隆隆黑烟中,竟发出令人无法睁眼直视的纯白光芒,一个壮汉衣裤破损残缺,却漫不在乎地挥舞手中两柄断棒,大声说道:「原来是炸弹罢了!难道我跟山王会怕了你们?」海门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还散发出上一轮打击时根本无法比拟的烈烈杀气,全场观众为之战栗。「地球人难道有不怕爆炸的特殊体质?」棒球星总统无法置信,连爆炸都不怕,这样的原始人未免太过原始了。「需要重新评估作战策略了!」棒球星教练迷惑到最顶点,竟异想天开:「要不,试试用贫铀弹当球丢?还是用高热火焰喷他?」全场观众被一股狂暴的杀气震得坐立难安,特别是像赤川这样的武术天才,就是死了也感到呼吸困难、冷汗直流,而坐在球员休息室的渊仔则露出复杂的表情。「再来啊!要不要尝尝史上最恐怖的甩棒攻击!」海门怒吼,虽然双棒已折,但挥舞出的飓风可是只增不减。听到甩棒,两名卑鄙投手却不敢再丢出炸裂冲锋蛋,「怎么办!我们好像把他气疯了!」左边卑鄙投手慌了手脚。「不如把他保送吧?」右边卑鄙投手无计可施,对捕手又做出准备投坏球的暗号。於是在海门愤怒的大吼大叫中,两名卑鄙但怕死的投手又胆战心惊地保送了海门上一垒,拖着行李箱的颖如则优雅地登上了二垒。然後,又轮到令人作呕的第三棒,xxxx神,柚子登场。「来啊!让休息室里的憋三看看谁才是大老二之神!」柚子朝着休息室里的哈棒比出中指,但哈棒只是站在刚刚回到休息室的房东後面,专注地看着小电视机的萤幕,根本无视柚子的挑衅。右边投手摀着嘴巴,看着柚子再度解开缠在腰上的肉鞭,当机立断比出四坏球的暗号,於是捕手也摀着嘴巴跑出来,快速完成四坏球保送的仪式。於是一垒上有神出鬼没大蟒蛇柚子,二垒上有暴躁的海门,三垒上有高深莫测的颖如,在不断犯规作弊的情况下,竟造成了满垒的坏局面。「他们在干什么!用炸裂冲锋蛋炸死这头怪物不就得了!」总统抓着额头上的菱角咆哮,大表不满。「我想他们是不愿意看见血肉横飞的xxxx肉片喷得到处都是吧。」教育部部长平静地说,能吐的他都吐完了。总统无可奈何,这倒是事实。「现在该怎么办?」教练已经灵魂出窍,因为上一轮击出价值七十九分超暴力全垒打的哈棒再度登场,他还是不肯好好拿着球棒,两手插进裤管抖脚,在打击区吹着飞垒口香糖的大泡泡。棒球星总统深谙无耻与耍赖两大作弊最高指导原则,他知道哈棒这一回如果继续耍流氓,一定会跟欺善怕恶的山缪星裁判说:「你觉得我这一记满垒全垒打没有刚刚上一记漂亮?」然後至少狂得八十分,最後比赛以八十比一百六十八的不可思议比数宣布地球队大胜。「无论如何要压制住他!谁有办法就快说!」总统一想到自己的队伍居然连第二局都打不成,不禁脑羞成怒。哈棒继续在聚光灯下吹他的泡泡,也不理睬两名不敢投球的投手。「总统!不如提前发动战争!」运动部部长果敢地说。「绝对不行,这样的话比赛就会中断,比数也会停在八十比八十五,我方落後五分的难堪画面。」教育部部长冷静地驳斥。「要不,发射高热火焰!就照教练刚刚说的!用高热火焰喷死他!」运动部部长狗急跳墙,也不管喷火跟投球实在是八竿子打不着。正当众高官陷入崩溃边缘时,十多个二垒手中,一个机灵的球员发现了一件事。「雅肯!」该球员喊着左边投手的名字。左边投手回头一看,瞪大眼睛,吞了一大口口水,抓紧球儿的手臂兴奋地颤抖。「刷!」左边投手飞快向二垒投出飞快一球,机灵的二垒手一接到,随即轻轻碰触距离二垒垒包尚有两步之遥的海门。山缪星裁判也吃了一惊,这场棒球赛打得天花乱坠,他完全忘记还有这条规则。「触杀!地球队三人出局!攻守交换!」裁判只好宣布。从没打过棒球的海门则错愕地遭到触杀出局,原先的怒气冲冲顿时烟消云散,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而宇宙的中心点哈棒,出奇地没有生气,只是轻蔑地看着海门,朝着地上吐出口香糖渣,便摇摇摆摆地下场,留下令人遗憾的三个残垒。「真是太可惜了,我还以为胜负就要在一瞬间决定了呢。」黑人牙膏叹气。「反正那个叫做上官的吸血鬼投手,轻轻松松就能够摆平棒球星人了。」粉红女乐观地说,指着计分板:「我敢打赌,下一局地球队就会轻松获胜了。」而此时的地球,一百多个国家、七十多亿人几乎全陷入欢腾的暴动中,即使摧残家园的战争仍可能爆发,但一挫霸道外星人的更霸道比赛方式,让所有堵塞在街头观赛的人们都狂喜的不得了。xxxxxxxxxxxxxxxxx就跟粉红女说的一样,棒球星球员休息室内弥漫着不知所措的气氛,即使他们刚刚靠着幸运的触杀结束对方空前猛烈的攻势,也没有改善败战将成的定局,每个人都愁眉苦脸的,与平日的趾高气昂大相迳庭。距离休息结束还有三分钟。「怎么办?连十强武者都对付不了那只吸血鬼,我们还有什么好对策?」火山的下颚还裹着层层纱布,他有明显的脑震荡现象。「不如!不如我们用高热火焰喷他!喷死他!」教练神智失常大叫,手舞足蹈。「贫铀弹才是万无一失的高招。」副教练也出现奇怪的恐慌症状。「我看,不如直接篡改棒球规则!从现在开始分数少的获胜!」教育部部长通常献策,但一出手就直指问题核心,展现学者才是真正的棒球流氓的风范。「这个建议倒也不失我国泱泱大度、不卑不亢的棒球文化。」运动部部长连声称赞,观察着总统的脸色。大门被踢开!「什么分数较少的获胜!」愤怒的大吼声。一条凛凛大汉,抬头挺胸地站在休息室门口,眼神凌厉。强大,无惧,还有无法遏抑的怒气。「奇垮克!」总统大叫,所有球员都惊呼了起来。奇垮克手里拿着球棒,奋力砸向墙壁,轰的一声,墙壁给砸出一个大洞。「受够了你们为了求胜不择手段的肮脏模样!」奇垮克的吼叫声充满了伤心与盛怒:「尤其是!你们耍贱耍无耻居然还落後五分!从没见过你们这种窝囊样!连我都是地球人从星际赌客的手中救回来的!但就是没你们窝囊!」球棒一轰,身旁的墙壁几乎整面垮掉。奇垮克刚刚从极速快艇跳下,就匆匆忙忙冲进休息室,正好在门外听见这些不三不四的诡计,心里本想:大家不过是求胜心切,就算用上高热火焰也只能说是狗急跳墙,不失英雄好汉的风骨,但一听到教育部长居然想将规则改成「得分少的为胜」这条妙计後,忍不住大发脾气。「奇垮克!我们」火山耳根子都红了。「别叫的那么亲热!以後比赛要比谁比较烂是不是!那我这个超级第四棒赶回来还有什么意思!你们怎么跟七百亿没有理性的祖国暴民交代!」奇垮克愤怒到了极点,他简直气到想拨掉额头上的三根菱角。两百多名球员陷入尴尬的反省情绪,每个大官都低着头痛骂自己的不是,连总统都差点跪下求饶。「反省个屁!现在最要紧的是胜利!胜利才可以将棒球发源地的美名扛回祖国!胜利才可以让我们的胸膛挺起来!胜利才可以荣耀整个棒球星!」奇垮克的大棒轰向地面,震撼每个球员狂热的心。他们的英雄回来了,一并的,也带回整只队伍的勇气!「场面就交给你了,奇垮克!」躺在担架上的触身魔人虚弱地竖起大拇指,奇垮克点点头,拿起球棒朝空气猛烈一挥,超过音速1的爆破声让两百名球员的耳膜震得发麻!xxxxxxxxxxxxxxxxxxxxx「所以说,你将对方的第四棒给救了回来?」闪电怪客啃着瓜子。「是啊,我都快虚脱了。」柯宇恒坐在地上,逗弄鼻子上的蝴蝶。地球队休息室里,所有人在攻守交换的短暂休憩中听完柯宇恒的冒险,不禁为惹起绑架风波的星际赌客感到不平,没有人认为他们的行为应该受到谴责,整件差点引起星际战争的事件起点,其实在於棒球星人长期霸道地公然作弊、胡乱按照自己的意志支配比赛,导致宇宙间对棒球这项运动逐渐感到无趣、甚至厌烦的地步。「身为棒球发源地的一员,棒球绝不能被棒球星人污名化,又是该挺身而出的时候。」闪电怪客信誓旦旦地说。「为了棒球,胜利是势在必行。」勃起说,虽然他以前从未打过棒球,在学校上体育课时大家可是十分排挤他、不肯跟他同队,但他拥有谁都比不上的一腔热血。「如果需要胜利才能拥有运动正义,我愿意贡献我所有的力量。」渊仔说,他坐在长椅上,成熟的脸孔依然有着年少轻狂时的执着。从刚刚开始,渊仔就感觉到对面棒球星人的球员休息室,正发出一股截然不同的求胜气势。上官拿起球儿,看着已站上打击区的棒球星攻击手说:「那好,我们全都上去痛宰他们吧,然後在下一局里,我们直接用一百分灌破比赛!」於是,在团结一致的气氛中,空前绝後的地球代表队准备一齐登场,上官照例担任投手,默契十足的怪力王担任捕手,一垒由勃起把关,二垒由海门镇守,三垒则是廖该边的无影结界,内野游击手则由轻功天下无双的渊仔担纲演出,左外野手是xxxx神柚子,中外野手则是五公尺内绝对接杀的婷玉,右外野手则因为闪电怪客气力衰竭不得不休息,加上神秘的颖如诡异地消失在众强环伺的休息室中,而空缺出来。「哈棒老大,你担任右外野手吧!」勃起说。哈棒没有说话,冷笑:「我是王牌第四棒,王牌不用防守。」他觉得防守实在是逊毙了,大失王者所向披糜之风。柯宇恒看着坐在角落贼头贼脑的房东,又看了看跟在哈棒身旁一脸白痴像的王国与高赛,心中委实难以抉择。要不是他答应过自己不能下场,他还真乐意凑这个热闹。「我叫蛋卷去找看看颖如跑去哪里了吧。」勃起说,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颖如有办法在众高手的谈话中无声无息地消失,更扯的是,连那一个哭八大的行李箱也不翼而飞。「其实少一个右外野手也没关系,他们根本就打不到球。」上官笑笑。枯坐在一旁许久的陈金锋却站了出来,拍拍胸脯说:「虽然力量微薄,但只要是需要我们梦幻四队的地方,尽管开口。」张志家、马怪尔、克莱门斯等球场老将也站了起来,个个眼神笃定。上官笑笑,他一向喜欢交新朋友。「那么就请陈金锋帮我守住右外野。」上官伸出手,与民族英雄陈金锋握握手。「倍感荣幸。」陈金锋脸上发烫,露出欣喜的笑容。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第二局下,气氛却有如九局下半的空悬与紧张。奇垮克神威无比地站在两百名球员前面,举起棒子吼道:「我们要做什么!」「我们要蠃!」棒球星人拍胸大叫,三十万棒球星啦啦队也站了起来,脱掉上衣裸着身体助威,一片的绿油油。「真正的比赛现在才开始!只有最後的男子汉才能坚强地站到最後!告诉我!你们是不是男子汉!」奇垮克骑着由十强武者的叠罗汉,在所有的球员面前来回奔驰大叫,他的脸一边涂成白色,一边涂成蓝色,这张鬼画符是他从地球的电影里偷学的。「我们是男子汉!」全体棒球星队士气高昂。「告诉我!你们会不会站到最後一秒!」奇垮克张嘴大吼。「我们会站到最後一秒!」全体棒球星队杀气腾腾,而混身其中的圣耀也感染了无比的斗志,大声附和。奇垮克骑着十强武者,停在鼻青脸肿的火山面前。「火山!你的下巴是怎么一回事!」奇垮克怒视着火山。「报告队长!被球砸坏了!」火山大声回应。「火山!你打球是靠下巴打吗!」奇垮克大怒。「报告队长!我不需要下巴!」火山振奋异常,双手硬是将下巴拨掉、丢在地上。「给我上去!」奇垮克大吼。「是!」火山终於爆发,拿起巨大的棒子就登上打击区。失去下巴的火山斗气高涨,瞪着六十公尺远的上官,手里的棒子高高举起。「看来这场比赛,还有得打。」柯宇恒吃着苹果,蹲在休息室里心想:「奇垮克,你果然是条汉子。」又看了看上官,好奇他会怎么应付突然强了数倍的对手。上官冷冷地看着火山,表情几乎没有改变。他握住球儿的手指却冒着烟。「是内力吗?」渊仔距离上官最近,首先发现上官手指的异状,本以为冒烟是内力汹涌的关系,想了想却又不像,渊仔自信能感受到周遭一百公尺内所有的内息变化,却感觉不到上官正在运功。「老大生气了?」怪力王也感到不解,只见上官握住球的手掌上的的焦烟越来越盛,好像烟幕弹似的。火山大叫:「来吧!」上官冷笑,右手不扬不抬,球儿已脱手飞出!全神贯注的火山猛力一挥,球儿竟无声无息钻进怪力王的手中,连边都没给沾到。「可恶!」怪力王大骂一声,将刚刚接到的球摔在地上,看着粗厚的肉掌上竟出现严重的烧烫伤。原来,棒球星人着名的乱搞战术还是没有停止过,经过教育部部长的考究与建议,发觉地球吸血鬼的克星是阳光与银,於是偷偷在所有比赛用的球儿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纯银涂料,并算计了上官的自尊心,料想他绝对不可能抗议或退场,如此一来,棒球星在宇宙中首屈一指的的强打阵容便有绝地大反攻的机会。「水牛,捡起来。」上官淡淡地说,果然打算按照自己的步调、强横地结束比赛。怪力王太了解他们家老大的脾气,敌人越是轻蔑他,他越是展现不凡的掌控力,证明自己决不可能倒在小人的奸笑前。「老大!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怪力王蛮不在乎拾起了球,他对银的抵抗力远不及上官,右手腕顿时一片焦黑,甚至冒出灰白色的火焰来。上官有些动容,接住怪力王拼命忍住痛苦丢过来的球,手掌再度痛彻心扉,心里更痛。他想到,怪力王早就死了,如今为了与他搭档,不惜从地狱里一路挑战数十道残酷的考验奋力想爬上人间,好不容易终於得到阎王的批准,以一天的肉身与他共起风云,但自己却让这样的好兄弟饱受足以撕裂灵魂的痛苦?上官转过头来,环顾一齐在场的各路英雄。一垒上的勃起关切地看着他冒着焦烟的手。二垒上,壮硕的海门不断尝试扣起上衣的钮扣,却徒劳无功。三垒上的廖该边撑着把大雨伞,彬彬有礼地向他微笑。左外野上的柚子蹲在地上,点起柴火,慢慢地吐出烟圈。中外野上的婷玉一会笑,一会哭,不知道在瞎忙着什么劲。混在对手间的挚友圣耀,也正自拿着球棒敲着自己的头,还是一般的傻不溜丢。只有站在右外野的陈金锋好好戴着手套,兢兢业业地看着上官,等待他做出指示。「上官,你有很多夥伴。」渊仔压低帽缘,站在上官远远的左後方:「让你见识见识,是你快,还是我更快。」他看出了球的身上涂满了吸血鬼的致命克星,银。上官举起银球,整只手都快烧裂开来。「那么,大家准备好,就三个球,就换咱们的流氓第四棒上场,一举拿下十五分,结束比赛回家吧。」上官哈哈笑,把玩着银球。上官转过身,火山怒气勃发,怒气都从失去下巴的缺口不停冲出来。「看仔细了。」上官爽朗地丢出一个速度奇慢,但球质奇重的直球。渊仔心中一惊:好俊的功夫!「你会後悔的!」火山大吼,一棒全力朝球心轰下,然而球儿凝聚了上官千锤百炼的内力,即使是强如火山的倾力一击,却无法使球朝天际飞出,而是低空朝内野冲去,火山立即甩棒往一垒狂奔。「小心了大家!」上官不闪不移,任由银球擦过他的脸颊往後飞去,左手格开火山故意朝自己甩出的棒子。内野手渊仔迅捷扑向球儿,但银球速度实在太快,他估计无法直接拦住球儿,於是左手一招擒龙控鹤,强大翻腾内漩的气劲将还有七步之遥的球儿包住,速度硬生生一滞,然後右掌运起凌霄秘传隔空一拍。「崩!」渊仔大喝,银球飞出的方向一转,如奔龙之势轰向一垒。火山可是跑垒、狙杀垒手的名将,此时已拉开背上的火焰喷射器的排气孔,抡起双拳飞逼近一垒。「快快快!」黑人牙膏站了起来,紧张地拉起粉红女的手。「勃起!快!」金田一指着一垒上的勃起大吼,跟平常判若两人。「别丢脸了!徒弟!」柯宇恒张大嘴巴,蝴蝶快速振翅。勃起瞪大双眼,伸出手套,但球的来势却无与伦比,他的脸皮都感受到球儿迎面而来的风压。此时的他必须做出一个决定:轰倒火山?还是英勇地守住垒包?「比克!」勃起大叫。比克瞬间出现在勃起的旁边,一拳轰向球心,抵消银球的猛烈冲击力、好送往勃起的手套中。「别挡路!」火山吼着,巨人般的身体几乎要撞上勃起。勃起紧紧踩着垒包,手套接住渊仔与比克联合送过来的银球,闭上眼睛、沈住气,等待天崩地裂的那一刹那。轰!火山将勃起压在肚子底下,双手大拍、又吼又叫:「上垒!安全上垒!」但一只孱弱的手在火山的肚子前颤抖着,手套里还包着那一记绝妙的传球。「接杀出局!」山缪星裁判紧握右拳,重重挥落。全场地球观众激动不已,为勃起不畏强恶的小人物精神大声喝采。金田一摸着抽痛的胃,看着火山愤怒地站了起来,而勃起一边吐出嘴里的草屑和泥土,恍恍惚惚爬起来後,才松了一口气坐回位子上。「你没事吧?」婷玉从外野跑到一垒旁,看着脸色苍白的勃起,以及垒包旁明显的人形陷落。「呕!」勃起突然吐了出来,火山的压击让他头晕目眩,胃翻腾不已。上官朝勃起竖起大拇指,接回滚烫的银球,他的脸颊擦过一条血痕,伤口蒍自冒泡。「勃起!我跟你换位置。」海门大呼呼地走到一垒,拍拍自己的胸膛,表示我坐镇、没问题,於是勃起便在婷玉的搀扶下跟海门交换防守位置。上官将头撇向渊仔,笑嘻嘻说:「你的气倒是比你的手脚要快。快得多。」渊仔不置可否,要不是他以为上官会随手拦下擦过脸颊的银球,他一定不会慢了半拍,追不上球。奇垮克看了勃起刚才小虾米勇搏大鲸鱼的演出,大声喝斥:「看到没有!作弊还作输别人,可见基本训练太差!回去通通魔鬼训练一万次!」上官吐吐舌头,将银球左手一抛、右手一接,两手交替地持球,等待棒球星下一个打者。他运起从张熙熙那边学来的武当派内功绝学,球儿在两手之间有如铁球在两片大磁块间犹疑缓动,大大减低银毒对自己的伤害。这一招连怪力王都大开眼界,因为光看球移动的凝滞速度,上官几乎已经有了张熙熙的八成火候。「十强武者!」奇垮克瞪着跨下的叠罗汉,大声问道:「你们十人跑垒的霸道功夫可曾搁着!」十强武者毫不迟疑、整齐一致回答:「我们的十人跑垒功夫未曾搁下一日!」奇垮克跳下,十强武者气势如虹地跑到打击区摆阵,有若少林寺十八铜人阵或机关重重的木人巷,十个打者十种打击姿势、十种打击角度,个个面如鬼神。「後面的,信任你们了。」上官微笑,左手轻轻一托,银球像沈重的千斤陀螺慢慢旋了出去,从远处就听得到嗡嗡嗡嗡的空气震动声。十强武者的最末端打者提醒大家:「大家别急!每人挥一棒!尽量将球打高!」这球贴着地皮上五吋慢慢前进,凝重的空压在草地上刮出一道类似被坦克履带压过的痕迹,越接近十强武者就越往上飘。「蛮炫的说,好像在拍慢动作。」廖该边啧啧称奇。「那球很不好打,就算有足够的力量击中球心,球棒也很可能承受不了。」海门身为一大强棒也不禁皱起眉头。与其信任脆弱的球棒,不如用自己的拳头硬碰硬,或许还有全垒打的机会。「真想打这一球。」渊仔心中跃跃欲试,甚至开始在脑中模拟与此球对决的画面。他真想知道在海沟里经年不缀的闭气寻石练习,到底增加了多少功力。「好慢的球,逊毙了。」哈棒他老人家倒是不屑一顾,迳自抠着高高隆起的鸟窝头。球已近,然十强武者个个是武林高手,都知道不可和这一球硬碰硬以免球棒断折,於是每一个人都只用五成力挥棒,然後迅速地移形换位,每个人都往上击中球心。「去吧!」最後一个人奋力往上击出,银球斜斜往上飘出,越过上官与渊仔的头顶。球很高、很高、很高,但速度却只有普通,显然十强武者选择了避开所有野手的保险策略,但他们狂奔到一垒的声势可一点也不含糊,像一群看到红色内裤的疯牛。「怎办?」渊仔暗暗心惊,他可跳不了这么高,且球儿连婷玉的「五公尺绝对距离」也太远,根本鞭长莫及等等?鞭长莫及?柚子赶紧解开缠在腰上的xxxx,将手套插在龟xx上,拿起随身携带的高浓度韦恩咖啡往嘴里灌,原本就极软长的xxxx登时喷出尿来,越喷越长,越长越甩。「给我硬起来!」柚子大叫,疯狂冥想数十年来看过的所有咸湿片情节,xxxx轰然增长数倍,昂然朝天吐信!「好啊!」勃起精神都来了,他虽然外号叫勃起,但勃起勃起的实力可差柚子远得很!「太神啦!」上官吓了一大跳。「好一条绝世好屌!」圣耀在敌营中目瞪口呆。所有地球男性观众都站了起来,挺起腰,神气地看着对面无地自容的棒球星啦啦队。「绝对要接到!」柚子躺在地上大吼,咖啡都流出嘴巴外。「绝对要上垒!」十强武者奔向一垒,海门轻轻吹着拳头,严阵以待。啪!所有选手、所有观众都情不自禁抬起头来,亲眼目睹银球在二十多公尺的高空,被挂在肿大龟xx上的球套接杀!然後是长达一分钟的集体静默。「接杀出局?」山缪星裁判叹服,他知道地球人今天至少又蠃了一项宇宙级的、超了不起的头衔。棒球星啦啦队面如槁灰坐下,每个人的头都低低的,而地球人则摇摇摆摆坐回位子,个个眉开眼笑。「算你厉害。」闲闲没事的怪力王总算回过神来。柚子极为疲惫地睡倒在外野,xxxx一吋吋垂软,降旗似的。「我要睡了,陈金锋?王婷玉?你们可别搞砸了。」柚子昏昏欲睡,脸庞更形削瘦,颧骨都凸了出来。然後真的抱着软掉的xxxx枕睡着了。xxxxxxxxxxxxxxxxxxxxxx两人出局,仅剩下一名打者。这名打者,自然不做第二人想。奇垮克在走进打击区的路上,没有多说一句话,嘴里没有含着一个字。强者绝不多话。奇垮克的心中只有一个简单的念头。举起棒子,稳稳踏住地面,瞄准。然後全垒打。「终於轮到你了吗?现任上帝口中的凛凛汉子。」上官很愉快,跟这样的英雄对决,不管何时何地,总是令他愉快的。奇垮克表情严肃地吸了一口气,以他的标准,上官实在太多话了。「球场可不是交朋友的地方,也不是游乐园。」奇垮克难得在挥棒前说出一句话,举起球棒。没有多馀的挥棒练习,没有累赘的大话。「是吗?我觉得我脚底下踩的,根本是个大型的游乐场啊,至於朋友,等你打出这一球之後,你就会明白有时候敌人比朋友还要可爱。」上官调皮的一面显露出来,尤其看到可敬的对手竟是如此严肃的时候,上官特别喜欢放松身心。这是他的秘密。在他的双掌之间,武当的太极黑白两劲正圆融成最精巧的平衡,银球只是凌空缓缓自转,这可是中国武学的巅峰之作。「张熙熙,老大学了个十足十啊!」怪力王看着观众席中,另一张熟悉的脸孔。上官故作轻描淡写,说:「准备好的时候,随时叫我一声。」奇垮克也看出上官双掌之间的银球非同小可,甚至看出上官周遭的空气都在改变流动的方向,好像有个大锅炉藏在上官的脚底下,不断蒸煮着空气。银球自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空气都模糊了起来。好家伙,奇垮克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是「不确定」。头一次,自从摸到球棒的那一秒钟起、就没挥出全垒打以外的奇垮克,头一次有了「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将这一球轰成全垒打」的异样感觉。奇垮克感到由衷的兴奋。「真不可思议,我差点就错过这场比赛。」奇垮克心想,然後思虑完全解放、开始暴走,疯狂想击出生平第一支势均力敌的全垒打!奇垮克大叫:「来吧!」上官大笑:「去吧!」两手一转,银球发出震耳欲聋的嗡嗡声,以极高速的自转、极慢速的直线速度,朝奇垮克前进!「防守!」赤川突然大吼。「防守!」金田一与小喵跟着大叫。「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全场的地球观众跟着喊了起来,节奏一致,右脚跟着节拍踩下,威武震天,连计分板都摇晃了起来。隐隐约约,磁浮球场下也听见了从地面上、大街小巷传来的震撼踱地与加油声,地球每一个角落都知道整场比赛的最高xdx潮即将来临,这也是全宇宙中,有史以来最精彩的一次投打对决。「错。」上官摇摇头,看着缓慢推进的银球笑着:「是我们所有地球队,对上你一个孤零零打者的一面倒比赛。」奇垮克眯起眼睛,感到事情不太对劲,这球越近,他就越不能呼吸。这球的高速自转将附近的空气硬生生震开,制造出伪真空状态,令奇垮克最後只好闭住气息,孤独地进入几乎真空的打击空间!银球进入最佳打击距离!铿轰!奇垮克超过音速的恐怖挥棒、奋力击中银球中心,银球自转嗄然而止,真空空间在瞬间爆破时,霹雳钢球棒也炸成两截!银球呈完全直线、零角度回击!但速度可是突破性地翻了无数翻!高达突破音速的一千四百多公里!「这次总算无懈可击!无懈可击啊!」棒球星总统大叫。「无可挑剔的完美全垒打!」运动部部长与教练抱着嘶吼。上官身子一偏,银球自他的鼻尖前掠过,他闻到银的浓烈气味,时间彷佛静止。「挡下⌒⌒⌒⌒⌒」赤川一脚踏着前座的椅子,一脚踩着来不及跳起来的金田一的额头。渊仔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掌十指凌空翻飞,以指御气作剑。「乙晶剑法!」渊仔大叫,无数剑气纵横,无一不命中远远袭来的高速银球。银球依然逼近,速度只是略减。「崩!」渊仔当机立断跃起,看着银球在脚下飞过,右掌朝下轰然一击,试图将银球击落!「不管是谁!」义智惊呼,时间彷佛定格。「拦下这一球啊!」黑人牙膏的吼叫声也静止了。球还在飞!「比克别接!我自己来!」勃起张开大嘴,看着银球轰入自己的手套里。「托住我!」勃起大叫,比克赶紧在後面扶住勃起,但银球的冲击力太大,勃起的手腕一疼,整个人往後一翻,银球依旧往後一砸!声势凶猛地砸向外野的全垒打墙!陈金锋一直跑!「快跑!」观众席上,张熙熙与螳螂等人大叫。陈金锋一直跑!「糟糕!我来不及!」婷玉也跑着,但被躺在地上睡觉的柚子给绊了一跤,跌了个狗吃屎。陈金锋一直跑!「你一定要跌倒!快跌倒!」圣耀的脖子都红了。陈金锋一直跑!「是男人的话就接住它!」双腕虎口给震出鲜血、臂骨淋痹的奇垮克突然停止跑垒,惊讶自己居然说出这句话。陈金锋几乎撞上了墙!「就是现在!」柯宇恒一拳敲碎玻璃!全垒打墙上,一道蓝色闪电跳了起来,一只棕色的手套含住了几乎可以刺穿整面墙的强劲一球,然後重重坠落。草屑纷飞,泥土扬起,汗水跟泪水喷得到处都是。全场宁静,宁静到只听得见一句话。「再怎么说,我也是陈金锋啊。」陈金锋摔倒在深陷下去的泥洞里,看着手套里的球儿正闪耀着银色的光辉,刺得他快睁不开眼。指骨断折,腕骨崩裂,整个手套都发出烧焦的气味。但他在笑。因为他听见了他从未领教过的,来自大地的七十亿欢呼声。注1:音速大约在时速1000.1100公里之间

版权声明:本文由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发布于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章 英雄的胜负魔力棒球 魔力棒球 九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