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没有忧伤的地方 (31)

2019-12-01 02:27栏目:时尚
TAG:

杨小羊

第三十一章 迷失的青春

周自卫已经不能再使用他的扫堂棍了。因为他已经哈不下腰了。即使是在他拉屎的时候也只能是高高的撅着屁股,不能下蹲。他的腿坏了。因为怕拉到裤子上,他常常不得不把所有裤子都褪到脚面子上,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

天气渐渐的暖了,阳光好的时候,他会光着腚在阳光下自娱自乐,一边晒着屁股一边低头看着粪池中来来往往的爬行物自言自语“我叫你跑我叫你跑,看我不压死你?”然后扭动身躯找准角度尽力使自己的粪便压在那些比他跑得快的蛆虫身上。

有一次当他正在忘情的娱乐时,红瑰因为内急匆匆而至。她近前后猛一抬头,看到的是公公肮脏赤裸的屁股,转身回屋对着周复大声道“快去看看你那宝贝爹吧,天上难找地下难寻”!

“怎么了?在哪呢?”周复一愣证。

“茅房呢!”红瑰气哼哼道。

当周复来到茅房时,周自卫仍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呢!

“那是干啥呢?快点儿的,你倒是拉不拉呀?像个啥样子?那腚怎么还冲外呢?”他这冷不丁的一声吓了老头儿一跳,差点掉进粪坑里。

老头抬起憋得通红的脸费力的扭转头,拐棍儿点地大声骂道“我日你妈的,老子拉屎你也管!我腚冲外怎么了,我嗮阳阳儿,我拉的舒服!”

周复边嘟囔边往回走“那么大年纪了,自己就不能注意点儿,家里老老少少的,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周自卫提着裤子出来了。

嘴里骂骂咧咧“你个窝囊废玩意儿,要脸?你早就没有脸了你还要脸!就跟你爹有能耐”!

上了初中后的厉刚,开始对学校里和大街上的女孩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外貌上他对自己也有了新的要求。按照当下流行的样子。他穿着长长地喇叭裤,紧身的花衬衫。刻意却看似随意的只系最下面的两颗纽扣,无意似的露出健壮的胸膛,长长地头发盖住眉角,和对方说话时,看似不经意地一甩头发,然后两手插兜,边抖着腿,下巴稍要上扬才能刚好把眼睛露出来。

中学时期的厉刚已经是个个头接近1.8的英俊青年了。

他上的是和艺文一样的乡里的中学,这在厉刚他们这些出自周边村屯儿的孩子们来说,那是个相对繁华的能见世面的地方。

上初中不长的时间里,厉刚就从一个乡下来的愣头青,变成了学校里引领时尚潮流的代表性人物了。他迅速的领会了一切当时的时尚要领,和学校里几个经常逃课,衣着怪异的小痞子混迹于校园附近,总是流连于女生多的地方,或大摇大摆的发出各种声响引起众人的注意,或对着某个心仪的女生吹着口哨起哄!

学校里的大多数学生虽然看似在躲避着这些有着邪恶骂名的坏分子,实际上同在青春期的他们,却又崇拜和羡慕他们,有着光鲜外表桀骜不驯做派的自在洒脱。某个女孩子会因为被他们追踪,一面做出厌恶的嗲愤姿态向他人痛诉,一面内心洋溢不住的幸福感和虚荣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

艺文初一的时候,厉刚就要毕业了。

当她第一次土巴巴的出现在那个“繁华的”街道上,艺文有点眼花缭乱了。

她看着街头巷尾穿戴时髦的人,街道上好几家的百货商店,和百货商店里站在柜台前的时髦女子,她们站在那里似乎不是在卖货,而是在展示她们高不可攀的优越感,她们有着在生产队场院上放的电影里才有的洋气发型,还有那耐人寻味的一颦一笑。

艺文总是站在那里能看上好几分钟,直到她们发现她以后,她才不好意思的假装东瞅瞅西看看,像似在挑选什么东西一样。往往这时总会因为有新进来的顾客而帮她解了围,使她乘机赶紧溜掉。

特别是那个叫做红太阳的百货商店可真好啊,里面站柜台的时髦女子各个的真是令她见世面啊!她们和顾客说话的时候,总是既大方又懂风情,每次都还没等到艺文看清楚女子精致的眉眼,就不得不慌里慌张的退出来。因为她老是只看不买。

开学不久后的一天中午,在校门口,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呼啸着,单脚点地一个漂亮的急刹车刚好立在她面前。艺文紧张的一抬头,随即惊喜的叫道:“哥”!厉刚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小包装袋,拿出里面的果实递给艺文一颗。艺文接过来放在嘴里,“瓜子啊?”!

随即抬起头问道“咦!这个瓜子味道好特别,真好吃!”

说着又伸出手想再要,厉刚晃了晃手里的瓜子袋,挑逗的看着她,用手在艺文眼前一晃,随即又装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戏谑道:“真是个傻帽!这叫五香瓜子,吃一颗,给一角钱!”

艺文紧张的看着厉刚不知所措,“啥叫五香瓜子”?艺文仰视着问。

厉刚轻蔑的用一根指头搡了一下妹妹的额头正要开腔,跟上来的厉刚的同伴哄笑着“喂喂,那谁呀”?

厉刚鄙夷的语气不屑道:“一个土包子”!说着单腿一用力,手一挥,几个男孩子哄笑着随着厉刚,朝着另一个方向呼啸而去!

艺文傻呆呆的楞在原地,望着哥哥的背影,觉得既自卑又失落。哥哥的见识已经令她遥不可及了。

在同一个学校里生活,慢慢的使艺文了解到,哥哥是这里的风云人物,他结交的朋友都是街边站前游手好闲的小混混,都是吃供应粮不用种地的城里人。他们在这些农村来求学的乡下孩子面前,有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他们可以任意的追逐和骚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还会在某些正式的场合下,对一些有勇气表现自己的同学,当着老师的面起哄喝倒彩!老师对他们似乎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艺文已经慢慢地成长并成熟起来,她学习优异,能歌善舞。在一次全校举行的文艺汇演中,艺文担任主持并饱含激情的演唱了一曲当时流行的电影《少年犯》主题歌“心声”。

当歌曲正唱到高潮时,随着一声尖利的口哨,一阵噼里啪啦不规则的巴掌声,東一下西一下的响起,中间夹杂着一两声哄笑和怪叫!大家顺着声音张望:以厉刚为首的几个平时学校里吊儿郎当的小混混,在人群外围做着怪脸起着哄!艺文很伤心,在那一刻她决定,再也不理这个哥哥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一个学校上学的厉刚,常常在艺文的面前呼啸而去,艺文也从没有机会让哥哥了解她对他非常失望的情绪。

有一次在班级里女生的议论声中,艺文对于哥哥的品行又有了新的质疑和困惑。

“喂喂喂,好消息好消息!昨天放学,周厉刚把刘大鹏修理了!看他还敢不敢欺软怕硬?”一个女生兴奋地叫着。

“是我找周厉刚帮忙的。”另一个女生自豪的表白道。

“你们也看到了?他是不是很帅?还没动手,大鹏就服软了。”另一个说。

“是啊,他不但个子高人长得帅,还那么有名,从来不欺负那些老实巴交的同学。”

“你看到没有?他领口下面还有胸毛呢!”另一女生神秘兮兮的补充道。

此同学赞叹和仰慕之情溢于言表。“你不是爱上他了吧?”另一个酸溜溜的调侃。

“爱上又怎么样?装什么装?你敢说你不喜欢吗?我敢说他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听着为哥哥争风吃醋的几个女同学,艺文显得无所适从。看着一直不吭气的艺文,一女生急忙找帮手道“周艺文,你说你说她是不是装?”

大家七嘴八舌的争吵声,让艺文迷茫了。一直因为有这样的哥哥而自卑,觉得不光彩,艺文从来不会提及他们的关系,她总觉得哥哥的作为叫她抬不起头来,可是现在他却成了女生们的偶像?艺文真的有些迷惑了!

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妈妈问艺文“哥哥现在怎么样?平时能不能看到?”

艺文心事重重的犹豫了一下说“能看到。可是他经常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还打架!”红瑰和周复对望了一下。紧张的看着艺文。

是啊,上中学后的厉刚就很少回家,除了朝他们要钱时照一面之外,他们已经很久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了。这几年来为了攀附权贵改变生活条件,他们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丧失了做人最起码的底线。当物质条件有了改变之后,他们的心又觉得很不踏实。至于究竟是为什么不踏实?也许孩子青春期父母关爱的缺失和自身行为的失当,都是他们心中看不见的暗伤。这样的一个因素也确实会让他们觉得有一种隐忧在心。

人往往会因为在成长过程中,原生家庭所植入的最初的人生体验,使一个人输入了那个善或恶的种子,根深蒂固的成为他最初形成的人生观和价值感乃至幸福感。然后会不定期的在某个人生时段,以它特有的方式呈现出作恶或者为善。

终于初中毕业前夕的一个晚上,与厉刚形影不离的一个男生,酒后在站前候车室内强奸了一个农村妇女被刑拘了。

学校里一片哗然。厉刚也被带走一起调查。因为当天一起酗酒的也有他。不同的只是他醉倒后一觉醒来就已经在派出所里了。这件事情使周复和红瑰彻底惊慌了。对厉刚流里流气做派一直持姑息态度的周复彻底被击溃了。可此时再大的吼叫在厉刚面前都显得那么无能为力。厉刚也因为此事提前一个月离开了风光一时的乡里中学。

�c����'

版权声明:本文由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发布于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家在没有忧伤的地方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