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个“现代化”的大宋朝 ——读《大宋革新》

2019-10-07 13:09栏目:时尚
TAG:

2017年起,我要提高阅读质量。量,力争达到冉云飞老师的“零头”。比如,冉老师2016年读书是167本,我只读了46本,不到他的零头;如果2017年他读书220本,我就要读120本才算够他的零头。当然,我并不能预测他2017年会读多少,因此,我只能尽量多读。质,就是非好书不读,如果可能尽量读第一流的好书,且要精读;第二、三流的书也有颇可一读的,但应速读,了解其大要即可。精读,可圈点批注,可摘抄,可写读后感、评论。

《大宋革新》是《易中天中华史》的第17卷,我称之为第一流的历史普及读物,也值得笔记一篇,呵呵!

第一章《新生活》

本章结尾易中天写道:“这就是宋给人的初步印象:无病呻吟的文人词,一碰就碎的细瓷器,宁静悠闲的山水画,琢磨不透的禅,以及需要细细口味的茶。与汉和唐相比,宋显得文质彬彬。……但这是不全面的。……实际上,宋文明是一个极为兼容的复合体,或者相当和谐的矛盾体。仅以词而言,便豪放与婉约并存,典雅与俚俗兼有。……宋,大俗大雅。”

其实,易在前文谈宋词时已经说过宋的“时代精神不在马上,而在闺房”,宋人“心之所系不在国情,而在闺情”;谈苏轼嗜美食时又说“时代精神不在刀尖,而在舌尖”;谈宋诗时,又说“唐诗如酒,宋诗如茶”,“唐诗浓烈,宋诗淡雅”。

易虽强调宋文明是“复合体”“矛盾体”,但他还是倾向于认为宋文明偏于“柔媚雅致”。当然,这些都是基本常识。类似常识还有:宋代市民社会开始兴起;宋人开始坐在椅子上、桌子前,身心进一步解放;宋人爱刺青、刺字,体现对人体的审美态度(易曰:“对人体美的欣赏从魏晋时期就开始了。只不过,魏晋崇本色,隋唐重时尚,两宋爱刺青。一半魏晋风度,一半盛唐气象,即为两宋之美”);宋人把山水画发展到一高峰;茶、禅、瓷器,都是两宋文明的标志性符号。

第二章《新政权》

最难能可贵的是大宋的开明政治,在两千年专制历史中,是最温情、人性化的,堪称“有情有义”,颇具“现代性”。

赵匡胤称帝时即与将士“约法三章”:“小皇帝和老太后是我旧主,不得惊犯;众王公和诸大臣是我同僚,不得凌辱;朝廷府库和老百姓家,不得侵掠。遵命者赏,违法者斩。”后来,他又传下祖宗家法,也是三章:“一、保全柴氏子孙(即后周皇族);二、不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之人;三、不加农田之赋。”

在第五章,易说:“可以肯定的是,交出兵权的功臣们都受到了厚待,不但自己安享晚年,子子孙孙也富贵荣华”。

从秦皇汉武到我朝当今,中国历代帝王有像宋太祖及他的继任者们这样宽仁、人性化的吗?

汉唐重军功,宋朝最重读书。“汉是封侯拜相,宋是及第拜相。宋重文治,汉尚武功。”宋的“时代特征:汉代重军功,魏晋重门第,隋唐重勋爵,两宋重学历。不能金榜题名,就没有高官厚禄,反之亦然。正所谓: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

因此,宋朝“真正形成了士大夫阶层。”“士大夫俨然主人翁。”“已成为有着强烈精英意识的群体。”宋朝的“士”颇类似于今天的知识分子了。他们“除了一如既往地守护精神领域和价值世界,还要参与国家政治和社会事务的管理,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易中天说,“汉和唐就是半专制半放任,明和清则是由专制而独裁”,宋代则是君主和士大夫“共治天下”,“是开明的专制,也是聪明的专制。明清两代放弃开明专制,选择君主独裁,中华文明就开始走下坡路。”

第三章《新经济》

宋代“之前历朝历代的土地政策,是强调国有,抑制兼并;宋则是承认私有,不抑制兼并,还把私人占有视为藏富于民和为国守财。”是不是很像欧洲的现代国家?

宋朝百姓“皇帝眼皮底下做生意没有城管来过问,治安和防火却抓得很紧。开封城内,每三百步范围就有一处哨所,配备巡警五人,夜间巡逻时连街边灶台的余火和积薪都要管。专业的消防队则屯驻在瞭望台下。一旦发生火灾,首都驻军和皇帝亲兵都要出动,由开封府尹指挥灭火,不劳民众费心。”读了这段话什么感觉?是不是觉得我们反倒生活在“古代”?

事实上,宋朝“宽容善待商品经济和自由贸易”,官方管制宽松,民间资本和创新能力颇具活力。“优惠的政策,良好的服务,开明的管理,使大宋成为当时世界的海洋贸易大国。”

总之,“农村不抑兼并,城市不设宵禁,发展海外贸易,善待民营经济,同时鼓励文化创新和科技进步,这些政策和策略让大宋迅速富了起来。”当然,“富”的不是大宋王朝和政府,而是人民。

第四章《新形势》

宋真宗御驾亲征的“澶州之盟”在历史教科书上被称作“丧权辱国”的盟约,而事实是,这个盟约“给双方换来了一百二十年的和平。北宋经济发达、科技进步、文化繁荣,也要拜这和平所赐。和平,对各族人民都好。”宋不好战,常被人垢病。好战好杀方显雄风,才是英雄?!

第五章《新战略》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赵宋官家清醒地意识到,司法公正才能得人心,得人心才能治天下,因此下决心健全法制,重视程序”。“两宋的司法可谓制度既健全,执行亦严格,法制建设的成就在中华帝国史上堪称一绝,既超过了之前的秦汉唐,更超过了之后的元明清。”具体体现在哪儿?

一、逮捕、审讯、判决三权分立,“尉司、推司、法司是三个部门,分别拥有逮捕、审讯和判决三种权力之一种,共同构成办案全过程”。

二、案件审理“原则之一是重证据”。“如果是刑事案,则不但要重证据,而且要重程序。”并且“高度重视二审”,“被告不服判决,三年之内都可以上诉”,“人犯享有的法定翻案权,北宋三次,南宋五次”。

三、“宋代的民告官屡见不鲜,告状的原因和方式也五花八门。”“宋人爱打官司也是真的。比如今天江西省浮梁县的民众,就曾创造每日递交诉状数百件,终于吓跑知县王越石的纪录。其他诸如此类的记载,也史不绝书。这其实是文明的表现。打官司总比打群架好,民众告官,也比官逼民反好。如果他们连皇帝都敢告,在皇帝面前都能主张权利,则当时社会环境和政治氛围之宽松,就简直叹为观止。”

这样看来,千年前的“赵家”是不是比千年后的“赵家”更能“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是不是更具“现代性”?

本书尾部,易这样总结宋的军政:“军队是保家卫国的力量,也是一个民族魂魄所系。军队强悍,则民族雄健;军队绵软,则民族孱弱。两宋文化柔媚雅致到一副娘娘腔,原因之一就在这里。因此,赵宋官家重文轻武,就不仅是自毁长城,也是民族精神的自宫。”

对此,我颇持怀疑态度。好像近代以来,国人就追慕所谓的“汉唐雄风”,渴望重振国威,“国之雄威”与“民之福祉”到底个更重要?

其实,“偃武修文”四字,正是大宋之为大宋的关键所在。

欲对大宋历史深究的读者,还可以根据书后注释按图索骥进一步阅读专门书籍,易中天先生参考的专书很多,我以为比较重要的有:

1、《宋史》

2、《辽史》

3、邓广铭《辽宋夏金史讲义》

4、包伟民《宋代城市研究》

5、朱瑞熙等《宋辽西夏金社会生活史》

6、李斌斌等《隋唐五代社会生活史》

7、【日本】小岛毅《中国思想与宗教的奔流》

8、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

9、钱穆《中国历史政治得失》

10、漆侠《宋代经济史》

11、孙机《中国古代物质文化》

12、吴晓波《浩荡两千年》

13、崔瑞德《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

14、王云海《宋代司法制度》

2017年1月8日读毕,12日写毕

版权声明:本文由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发布于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好一个“现代化”的大宋朝 ——读《大宋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