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道在张江,除了加班,还有这样一个艺术

2019-10-07 01:01栏目:公益
TAG:

坐标:上海+浦东+张江

提起张江高科技园区,大家通常会想到张江男,想到IT,想到这是一个人们“工作的地方”。在一天的繁忙事务结束之后,人们乘坐地铁呼啸而去,这个“巨大的办公室”就会人去楼空。现在,张江有了长泰广场、汇智广场,商业和生活的气息浓厚起来,张江不再只是一个“上班”的偏僻地方,她也可以逛街、美食、下午茶、亲子……曾经最繁忙的张江地铁站如今冷落了许多,金科路地铁站附近的商圈熙熙攘攘起来——许多人似乎忘了,在张江地铁站附近,还有一个叫做张江艺术公园的地方!

艺术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常常是一帖治疗精神浮躁、文化焦虑的良药。要让城区更适宜生活,就要有让人们留下来的理由——这就是当年张江艺术公园诞生的内涵!张江艺术公园原名樱花广场,曾是地铁2号线张江站的站前广场,是附近居民休闲娱乐(溜娃跳舞)的重要场所,后来祖冲之路被隔离带隔断,交通的极其不便利导致曾经喧闹一时的地铁广场游人稀少,大片的绿地被闲置。2006年浦东新区政府在樱花广场所在地建成了张江艺术公园,总占地面积2万8千平方米,公园内安置了20余件中外著名艺术家创作的精美雕塑作品,还设置了各种大型儿童艺术玩具。园内设有张江当代艺术馆,定期展示以当代艺术为主的艺术作品。公园入口处的地面上铺设了为张江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的手印模型,还有代表着张江上班族的人物艺术雕塑。

艺术家的完美设计不仅弘扬了张江的科学精神和创造精神,还体现了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赋予了张江高科技园区新的文化内涵。张江艺术公园附近围绕着张江高科技园区的高新企业,中午有很多的白领在公园休憩散步。春天,樱花开得很美;夏天,绿树郁郁葱葱……公园免费全天开放,有树、有绿地、有湖、有艺术雕塑,所以远远近近的人们总少不了要去闲逛逛,当然还有很多带小朋友去游玩的。张江艺术公园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祖冲之路,沿着公园大门内的樱花大道往里走,路的尽头是张江当代艺术馆,如果您是春天来游览,还能看到路两旁盛开的樱花。

张江当代艺术馆的建筑很漂亮,主体建筑呈“十”字形,造型别致,上下两层总建筑面积约1000平方米。

张江当代艺术馆每年定期举办专业艺术展览8-10次,举办群众性公益展览和活动2-5次,在全国艺术界已树立自己的风格与地位。这里的艺术展都是免费参观,馆内还经常举办各种文化、艺术、创新主题的讲座和交流。

走到张江艺术馆,一转弯往里走,就是一片开阔的公园园区。平时工作繁忙的人们,或匆匆而过,或漫步休闲,也许没有注意到园区内有许多室外雕塑,这些艺术作品都是出自大家手笔。在这里,艺术与园区融为一体,人们只是感受到环境的和谐与放松,而无须刻意去欣赏、驻足。作为一个免费开放的艺术公园,能保持好这些作品的完善很不容易。

周春芽-绿狗

张江当代艺术馆附近的这一件艺术雕塑叫《绿狗》,这条绿色的狗色彩反差很大,还有的会以为是狼。这条小朋友们热爱的绿狗,其实是源自著名艺术家周春芽作品中延续多年的创作题材。周春芽1955年出生于重庆,根据《2013胡润艺术榜》发布的数据显示,周春芽以4.7亿元的总成交额首次成为最贵在世艺术家,是最年轻的在世艺术家状元。

周春芽被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界中对色彩把握最好的画家之一,一向主张反自然方式色彩运用的周春芽,决定把陪伴自己生活多年的德国牧羊犬画成绿色。十余年间,他不知疲倦地创作了几十幅《绿狗》系列作品。被刻画的狗拥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和姿势,影射了一种淋漓彻底的暴力和色情感。“绿狗”是一个符号,一种象征,暗示了现在人的孤独,和人与人之间的危险。现在,借助雕塑的空间感和体积重量感,“绿狗”从二维画面被移植到了户外,它吐着舌头,被艺术家幽默地安置在艺术馆的门口,充当起了“看门狗”,狗的绿色与草地融为一体,人与动物在大自然中和谐的相处起来。

张恩利-肥皂剧

从公园入口的步道走进园区,一转弯的地方,身边好似有座一把把椅子垒起来的“高山”!这是艺术家张恩利的作品《肥皂剧》。艺术家把老式的椅子罗列在公园中,但原有的木质已被转化为不断锈钝的钢材,材质的改变阐述了作品的内在概念,表现出时光的凝结。这件作品和今日张江的现代化建筑群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关系。

孙良-上尖号

这个带着吸管的大型易拉罐,像极了标点符号中的上尖号,它同时又是一个儿童滑滑梯,这是上海理工大学美术教授孙良的作品。孙良曾在香港、台湾、纽约、东京、伦敦等地举办个人作品展,他的作品有着亲近儿童的特色,作家用几乎是波普艺术的方式放大了一个带着吸管的易拉罐,使之成为一个滑梯,事实上,这确实是园区中最受小朋友喜欢的玩具,既是滑滑梯,还可以躲猫猫!艺术与生活竟能够如此和谐的融为一体。

范凌-坐享悬绿

绿地是城市的肌肤,也是城市标志自身范围的方式。在张江艺术馆前面绿地上这座披着“草皮”的植物座椅,是艺术家范凌的作品,它由不锈钢网架、无土草皮构成,作者以包豪斯的设计理念为基础,从现代设计史上经典的座椅设计中归纳出不同的要素,直接在绿地上衍生出这一“植物座椅”,将严肃的科技与包容的自然融为一体。这样的座椅不再是绿地上异质材料的介入,而是自然生态的延伸。试试看,坐在上面,四周是大自然的绿色空间,是不是真的拥有一种坐享悬绿的感觉呢?

赵能智-表情一号

这个作品像一张躺在地上仰望天空的脸,它叫做表情一号。这是中国著名艺术家赵能智的作品,赵能智以其著名的《表情》系列作品为当代艺术圈所熟知,其以浓重的色彩和书写般的笔触,传达着艺术家对生活强烈的感受。多年来,艺术家通过个人化的语言和视角去关注人在纯粹自我状态下的独特表情。借助雕塑的空间感和体量感,作品以局部放大的方式,揭示出当代都市人复杂而多元的内心世界。

丁乙-翼桥

公园河流上这一座小桥酷似展翼,这是艺术家丁乙的抽象雕塑《翼桥》。作为画家的丁乙,其个性化的标志性风格,便是利用“十”字形的图案重复和细致地构造出他的画面。《翼桥》是一件极简主义的抽象雕塑,桥梁两侧的人行护栏,所呈现出的交叉十字符号,正是丁乙作品的特征。交叉的符号结构在为雕塑提供了美学轮廓的同时,也成为桥梁两侧的护翼,为完成桥梁本身的结构提供了视觉和力学的完整性。这座桥的创作目的是让艺术渗入最日常的生活,使雕塑作品可以被行人使用。

王玉平-鸟●人

一只鸟落到了头上,就成了河畔的这件石雕作品——鸟人。这件作品的构思来源于艺术家童年时期的养鸟经历。艺术家试图通过表现人与鸟之间友好互动的瞬间,体现出对生命的尊重和感动,进而表达对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愿望。最有意思的是,湖中心还有一个打开的红色鸟笼雕塑,石雕的小孩头顶上的那只鸟,会不会就是从红鸟笼中飞出来的呢?

其实红鸟笼是另一位艺术家叶永青用玻璃钢制作的作品, 在一片绿色的映衬下,这只巨型的红色鸟笼显得诗意十足。鸟人与红鸟笼,两位艺术家事先并无沟通,但作品能有这样的奇趣巧合,着实令人惊叹。

郭伟-投降的熊

眼前这个蓝色的高举双手的熊,藏在张江艺术馆附近的“密林”中,它看起来像是要向你扑过来,其实却是准备好了投降,不错,这是一只“投降的熊”。作品的寓意是让人们在嬉戏的氛围中去体会人类应该与自然和谐共处的道理。如果违背了和谐原则,今天投降的是熊,明天投降的就可能是人类自己。雕塑做成蓝色,体现了作者希望眼前的一切都会成为美好又永久的游戏。

曲丰国-你在哪儿

这看起来像是个化学分子式,又像是小朋友玩的穿线的球,这其实是艺术家曲丰国的作品,它有一个意境悠远的名字——你在哪?“你在哪儿?”,where are you?无论是被问起,还是你提问,它总是带着莫名的情感和哲学意味,也许是关怀、怜爱,也许是愤怒、嫉妒、暧昧,也许是自省。你在哪?这是个迷人的问题。身在其中,不知知否?

杨旭-站

张江艺术公园祖冲之路大门的附近有一个公交车站,在这个车站旁有一座荷花瓣形的艺术雕塑“车站”,这是艺术家杨旭的作品。杨旭师承于国内艺术大师陈丹青与刘小东,他的油画深受电影,摄影以及静物的影响。艺术家用混凝土复制了两百年前的张江古地图,既作为地基支撑着车站的钢构架,又作为侧板供人倚靠;巧妙地将一个地方的历史移植到都市运动的节点—车站上,从而形成了一个“停”与“流”的复合空间。这是唯一不在园区内而在园区外的艺术雕塑,它更贴切地靠近了“站”。您走过的时候是否注意到了呢?


张江艺术公园位于浦东张江祖冲之路419号,可乘地铁2号线在张江高科站下,过了马路就是,交通十分方便。

版权声明:本文由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发布于公益,转载请注明出处:你可知道在张江,除了加班,还有这样一个艺术